※架空設定
※ooc注意orz
※總之自行避雷
 
沒有(嗶)的片段,真的沒有
 
 
※-※-※-※-※-※-※-※-※-※-※-※-※-※-※-※-※-※-※
 
  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落入這一步,要不是他聽信了社團的那個恥辱-羽風薰的話,自己也不會在這種地方工作。
 
  但至少,他還能混口飯吃。
 
  在學校畢業後,全國上下陷入嚴重的通貨膨脹,導致家裡不得已只好賣了自家弟弟換來一個月的糧食。
 
  看著糧食一天天的減少,為求生存,他只好向前輩們求救。
 
  和紅月的隊長以及最強的大將失聯的颯馬,抱著希望按下海洋生物部部長,深海奏汰的電話,換來的是轉接至語音信箱的聲音。
 
  最後一個,最不想按下的電話號碼。
 
  羽風薰。
 
  接著,透過他的介紹,颯馬來到一個包吃包住的工作場所,而且那份工作的薪資十分的誘人,一把的鈔票一天就能夠拿回,一個月就可以帶回弟弟,兩個月就可以恢復到以往。
 
  前提是他必須捨棄長久以來的那份精神,但這至少比表演站著睡覺好多了。
 
  他接下了工作,雖然初期有些不習慣,但過了兩週、三週,身體漸漸適應了這裡的空氣、味道及感覺。
 
  -不知道阿多尼斯殿下如何了?
 
  自從畢業典禮那天後,阿多的電話就再也沒接通過,也許是對於電器感到苦手的問題,但不至於不會接電話。
 
  今天早上,颯馬依舊在太陽升起前起床,帶著自己的刀至屋外的庭院練劍,這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停止的一項修行,但前段時期因糧食問題而瘦了五公斤的身體無法忍受長時間的鍛煉,只好在半小時後回房去閉眼修煉。
 
  大約七點多時,他接到了這週第一份工作。
 
  坐在指定的房間內,打扮得十分誘人的颯馬有些忐忑不安的閉上雙眼。
 
  過去的幾週,他接待了各式各樣的客人,有些特別的粗魯,而有些卻溫柔得令他無法自拔,反而還因此被上面的長官小唸了幾句。
 
  他聽見走廊的腳步聲逐漸靠近,接著是拉門打開、關上的沙沙聲,最後是在自己正前方坐下的聲音。
 
  他想著,如果阿多尼斯看見自己此時的模樣,會不會感到十分的失望?
 
  高中時期十分要好的兩人,從一年級的活動至三年級的畢業典禮,似乎都沒有離開對方,這種曖昧不清的感覺令人感到煩躁,但沒人想先踏出第一步,誰也不想失去誰。
 
  他張開眼,說服自己這是最後一個客人,又或者不是。
 
  稍早鍛煉完畢時,他聽見了上級長官們在討論這個客人,似乎是砸了重金指定颯馬這個新人來負責接待、服務對方。
 
  當他張開眼睛時,他希望這不是真的,兩人對上眼,看見自己的客人時,颯馬的表情是多麼的絕望,多麼的害怕,內心的深處在撕裂著,無法用任何言語來形容。
 
  而坐在他對面的阿多尼斯看著他,他眨眨眼,看著有些震驚,甚至感到害怕的颯馬。
 
  接下來的五分鐘,兩人維持這樣的姿勢看著對方,首先打破沉默的是阿多尼斯。
 
  「你瘦了,要多吃點肉才行。」
 
  「現在的環境很難吃到肉的,阿多尼斯殿下。」
 
  颯馬苦笑著回應他,他恨不得現在回房拿起刀,回到自家切腹自殺。
 
  「也是呢…晚點帶你去吃肉吧!」
 
  他稍微的靠近颯馬,和那時一模一樣的氣息令颯馬窒息,而自己身上卻為了生存,抹去了一直以來的貞節操守,為了填飽那永遠空洞的肚子,不惜來到聲色場所,染上一身淫靡的氣味,只為了明天的那個麵包。
 
  原本已經瘦得不得了的颯馬,在經歷了糧食問題後,還被許多來歷不明的人們如此的對待著,基本上這個人已經快要凋謝了,此時,又遇見了最想見,卻又不想見的人。
 
  「颯馬,你身上有種味道。」
 
  -啊啊…是的,這是上原殿下,我的長官要我抹上的香味。
 
  阿多尼斯稍稍前傾,而颯馬僵硬得像塊木頭不動。
 
  「阿…多尼斯…殿下。」
 
  好不容易自口中擠出這四個字,但卻因為緊張和害怕而發出了異常的高音。
 
  阿多尼斯輕輕的抓住他的肩膀,搖搖颯馬。
 
  「我帶你離開吧。」
 
  聽見這句話的颯馬,此時的心情無法形容,也許是一種結,越解越是纏在一起,恨不得一次斬斷的那種結。
 
  但是他無法忤逆上面的指示。
 
  「阿多尼斯殿下…我不能就這樣子離開。」
 
  -是的,在讓阿多尼斯殿下滿意之前,我是無法離開這個房間的。
 
  他知道,這個房間的某個角落絕對有裝監視器,而什麼也沒做就離開這裡,他就別想拿這個月的薪水了。
 
  颯馬決定剪斷他的理智線,一方面是為了錢,另一方面是因為藥效開始發作。
 
  也許那是早上用餐時,有人特意加進的,好像早就知道阿多尼斯會來似的。
 
  他纖細的手輕輕的壓著阿多尼斯的肩,不斷的接近他,接著像是隻技術不純熟的小吸血鬼一樣,輕輕的咬著阿多尼斯的脖子。
 
  即使過了三週,他還是不習慣由自己去引導對方,但弱不這麼做,他永遠也無法出去。
 
  對於颯馬的這個舉動,阿多尼斯有些驚訝,他輕輕推開了颯馬,看著他,然後颯馬也停下動作,看著阿多尼斯。
 
  「不繼續的話,出不去的,阿多尼斯殿下…唔。」
 
  還來不及說完的話被阿多尼斯的嘴唇代替,有些柔軟、溫暖的感覺刺激著腦部和全身,淡淡的香氣圍繞著周圍,酥麻的感覺使颯馬不自覺的抓住阿多尼斯的衣物。
 
  「哈…啊…。」
 
  唇舌的一陣纏綿,換來的是接下來一個早上的愉悅感。
 
  逐漸減少的衣物,違反倫理之事,這些都被藥物的作用拋到腦後,此時此刻的颯馬,專注的感受著阿多尼斯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跡。
 
  也許這是颯馬打從心底第一次喜歡做這種事情,當然,他還是恨羽風薰的,畢竟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他。
 
  而當颯馬有些痠痛的躺著休息時,他隱約的聽見阿多尼斯和上司的交談聲,莫約五分鐘後,阿多尼斯開門走進房,對著裝睡的颯馬說著一句話。
 
  接著,他便離開了房間,留下有些錯愕的颯馬,和一張紙條,隔天一早,颯馬就整理好行李,離開了這個罪惡之第,回到了久久未踏進的自家大門。
 
  他看見了開心吃著飯的父親、母親與好久不見的弟弟,以及阿多尼斯。
 
  「我說過的,會帶你去吃肉。」
 
  阿多尼斯笑著這麼說。
 
【fin.】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季珞 的頭像
季珞

醬油拌飯\(・ω・)/

季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